不再有国内“班主任式”的监督,国外大学教授下课就“失踪”,学生即使有问题也难 以得到解答,教授不对班级成绩负责。